为赌场接送客人 香港80后黄梓谦:北京的哥问我,年轻人为什么要搞“港独”?

2020-01-11 13:42:10

为赌场接送客人 香港80后黄梓谦:北京的哥问我,年轻人为什么要搞“港独”?

为赌场接送客人 香港80后黄梓谦:北京的哥问我,年轻人为什么要搞“港独”?

为赌场接送客人,12月21日,在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议题一“香港之痛:根在政治还是民生环节”中,香港特区政府儿童事务委员会非官方委员黄梓谦提到了香港年轻人的“三痛”。

黄梓谦先讲了自己一个“被冤枉”的经历。“国庆节期间我来北京参加活动,我打车去北京机场时,一上到的士,司机听到我的口音是香港人,马上问我一个问题:年轻人,你为什么要‘港独’呢?”讲到此处,他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这位香港的“80后”发言嘉宾表示,他很高兴能受邀来谈一谈香港年轻人的问题。他讲到了自己感受到的年轻人的“三痛”。“第一痛是11月18日晚上,我进入到香港理工大学,警察希望我说服一些学生出来。我在校园里遇到几十个‘90后’,他们跟我说‘看不到希望’。他们从小就遇到2003年‘非典’,看到香港政改失败,整个成长过程都是充满问题的。”黄梓谦提到,“第二痛”,就是年轻人的住房问题;“第三痛”是很多年轻人认为和政府沟通不了,因为他们活在新媒体的时代,认为政府有很多情况不了解。

“我是一个80后,对于我来讲香港的过去是英国的殖民地,香港的现在与未来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黄梓谦表示,“要处理好香港问题,要设立一个桥,连接好内地与香港的政府和百姓。”

之前,香港大学内有蒙面黑衣学生举行示威,手持印有校长照片的“寻人启事”,试图递联署信迫使港大校长做政治表态。另一边,香港城市大学一名新加坡籍助理教授因禁止学生将政治议题带入课堂,遭致办公室被涂污。更早些时候,年仅13岁的孩子身上搜出了汽油弹,用利器对警察割喉的青年也不过19岁。许多人惊骇不已,被视为未来和希望的青少年,竟是肆虐街头、横行校园的暴徒。

一直以来,无论是突破法律底线的“勇武派”,还是声称“不割席”的“和理非”,参与其中的年轻人都抱定一种心态:我的所作所为是“正义的”,是为了香港好,所以不管用多么激进和暴力的手段都可以。年轻人思虑人生、忧心未来无可厚非,但如果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只会离目标越来越远。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中,暴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人们在行使自由权利时,绝不允许损害他人的自由。极端激进的观点和行为向来只会适得其反。那些认为可以用拳头、燃烧瓶、激光笔、铁棍来改变香港的年轻人,不妨回想,4个多月来,我们除了满目疮痍的城市、不断恶化的家庭关系、满腔的怨念和愤怒,还收获了什么?

一个人成长成熟的标志,就在于当他看问题时,会更多看原因和过程;而当他采取行动时,会更多考虑方法和后果。今天很多香港年轻人恰恰相反。他们在行动时,简单认为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就可以不顾他人、不计后果。而在认识和理解香港、内地乃至西方国家时,关注的却仅仅是经过他人包装后的所谓“民主”“自由”等概念。一名参加示威、年仅11岁的小学生在接受采访时义愤填膺,说走上街头是出于良心,而被问及对这场暴力示威了解多少时,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许多斥责、鄙薄内地的香港年轻人,可能连最近的深圳都没去过。许多视西方国家为民主、自由“天堂”的年轻人,却从未真正了解过西方社会的种族歧视、难民危机、枪支滥用等复杂问题。在“泛政治化”教育的毒害下,一些年轻人缺乏求真务实的理性态度,不是过于自我,就是一味盲从。在一些人制造的虚妄口号下,被连登、电报等网络论坛、群组的恶意喧嚣所煽动,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和愿望。一旦年轻人习惯了随波逐流、盲目从众,就会逐渐失去独立思考和理性分析的能力,对事物的理解和认知难免走向偏执、封闭和狭隘。

对年轻人,我们还需要谈谈如何看待“责任”。一个人成长成熟所经历的最大“痛苦”,莫过于要承担更多责任,这既包括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也包括对家庭、朋友、社会负责。然而今天有很大一部分香港年轻人,却习惯了将遇到的问题简单归咎于国家、政府,乃至自己的朋友、亲人,甚至觉得所有人都对不起自己,而不管自己做了什么,学校、家人又都该无条件支持。不可否认,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都会遇到问题和挑战,每一个人的青春都会经历疑惑和迷茫。然而一味情绪化地反对、指责乃至破坏,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还会反过来伤害真心关爱自己的人。说到底,这是一种对问题的“逃避”,也是一种思维的懒惰。如果不试着用理性、负责的态度处理问题,就不可能真正获得成长。

一位香港高校的教师讲起他的经历,在他上学时,看武侠小说都是深夜躲在被窝里用手电筒偷偷看,因为会被视为无心向学的疏懒行为;现在香港中学老师知道学生看武侠小说,却不知有多高兴,因为终于碰到一个肯看书的学生了。这虽不见得是普遍现象,却足以引人深思。今天,对于香港年轻人特别是还在上学的学生来说,读书改变命运,能力源于学习,通过不断学习新知识、不断增加新阅历来提升自己,才能获得影响乃至改变社会的能力。打开香港未来的钥匙,绝对不在街头,而在学校的课堂上,在我们应当去读的每一本书里。

爱香港有很多种途径,但暴力绝对不是其中一种。我们呼吁年轻人停下脚步,冷静思考,明确自己和香港的定位,实事求是地设定人生奋斗的方向,将个人发展与香港发展、国家发展联系在一起,作出对自己也对社会负责的选择,不要让自己的青春留下无尽的伤痛和遗憾。

前段时间,有媒体在网络上贴出的一张图片显示,香港一所中学的教材将黄之锋列入“中华传统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还对其所作所为大加赞赏。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黄之锋是公认的“港独”分子,不久前还跑到西方国家乞求制裁自己的同胞。这样的人物与“中华传统美德”扯不上丝毫关系。难怪香港教评会主席何汉权说:“如果把黄之锋作为一个负面人物、反面教材,我反而可以接受。”

从这部荒谬的教材,可以一窥香港教育的严重问题。无论是通识教育教材,还是校园里一些教师,都把课堂当成了撒播政治观点的“土地”。比如通识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鼓动学生通过“非制度化途径”表达诉求;有的教师上课不讲知识、不谈规律,夹带私货、观点先行;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去搞政治……其结果就是香港教育“泛政治化”,学生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年轻人遇事容易情绪化、走极端,社会充满戾气、负能量。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近来,政治化的教育正在消解最基本的师道伦理,学生甚至可以辱骂、恐吓、禁锢自己的师长,不能不说是香港教育最大的失败与悲哀。

“泛政治化”有其根源,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香港教育如今缺乏好与坏、是与非的最起码标准。首先是通识教育无大纲,教材无标准。在此背景下,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充满偏见的内容比比皆是。教协出版的教材甚至请非法“占中”搞手戴耀廷当顾问,其对青少年思想的毒害可想而知。另一方面,学校课堂上,特别是大学课堂,所谓“言论自由”为一些教师兜售无良政治观点大开方便之门。然而一个事实是,言论自由亦有其边界。即使在被一些人奉为圭臬的美国校园,分裂国家、种族歧视、宣扬法西斯等也是绝对的禁区。反观香港,“港独”“违法达义”等有害思想,假言论自由之名大行其道,实在是一种讽刺。教育的最基本目的,就是要为社会树立最基本的是非对错观念,香港教育界的一些人,显然不明白这个道理。

教育必须牢牢扎根本国的文明母体,才能枝繁叶茂。而一直以来,香港教育却在传承中国历史文化、正确认识当代中国发展方面存在不少缺失。比如,国民教育的推广在香港困难重重,中国历史从必修课变成了选修课,中国语文课几乎快变成“中国语言课”……一旦失去中华文化和历史的景深,脱离具体国情,年轻人对一切事物的理解和认知就容易流于表面,被一些简单的口号带偏,更不要提形成对国家的深入理解和身份认同了。同样是在美国,既高度重视国民教育,也要求学生阅读柏拉图、卢梭、尼采等思想家的经典文本,返回西方文化的历史源流。回归文明母体,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强化国民身份认同,才能让香港年轻人深刻认识到自己和香港从何而来、向何处去。

近日,曾经痛斥香港通识教育弊端的叶刘淑仪,当选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新任主席,网友评价“看到了香港教育的希望”。说到底,教育的问题其实还是办教育的人的问题。让那些真正懂教育、真正关心爱护青少年、真正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来办教育,坚决抵制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教材、课堂为自己攫取政治利益,香港年轻人才有希望,香港社会才有未来。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