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协议救不了英国

2019-11-03 11:41:48

脱欧协议救不了英国

China.com评论员高培宁。

随着10月31日离开欧盟的最后期限临近,英国首相约翰逊向欧盟提交了一份所谓的“不可更改”的离开欧盟计划。目前,经过三年多的英国退出欧盟戏剧,仍然没有达成协议的明显迹象。但是,即使达成协议,英国政治能走出泥潭吗?事实上,对于已经失去决策权的英国议会来说,无论是否达成协议,它都无法摆脱目前的僵局。

英国首相约翰逊一上任,他就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在10月31日前完成英国退出欧盟,即使没有离开欧盟的协议。然而,议会中的反对派很快通过了反不同意英国退出欧盟法案,随后英国最高法院一致裁定约翰逊暂停议会的举动是非法的,牢牢地束缚了约翰逊推动不同意英国退出欧盟的手脚。目前,离离开欧洲的最后期限还不到一个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成一项新协议并不容易。此外,欧盟成员国普遍怀疑约翰逊新计划的可行性。因此,最大的可能性仍然是推迟英国退出欧盟。

事实上,英国持续推迟离开欧盟的目的是为了争取与欧盟达成协议。《英国退出欧盟协定》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涉及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边界问题。由于历史原因,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和平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目前爱尔兰和北爱尔兰之间没有边境检查和海关的软边界之上的。然而,没有离开欧盟的协议意味着英国将退出欧盟的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这将导致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一个硬边界。

事实上,英国议会不愿意接受硬性边界,但也不能容忍软性边界。前首相特里萨·梅在其任期内曾与欧盟达成所谓的“最佳协议”:保留软性边界,允许北爱尔兰暂时留在欧盟体系中。但结果是,北爱尔兰和英国其他地区形成了类似“一国两制”的关系。议会不能容忍这种"一国两制",并连续三次投票反对该协议,这直接导致了梅的辞职。

英国议会的理想协议是什么?我们从外面不知道。也许连议会本身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今年3月底英国议会的指示性投票中,所有八项动议均被否决。这意味着议会反对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反对废除欧盟,反对保留与欧盟的关税同盟,反对不保留关税同盟,反对举行第二次公民投票。

这表明,即使约翰逊和欧盟就这一新计划达成一致,也不能保证特里萨·梅的命运不会重演,因为该协议最终需要得到议会的通过。约翰逊需要在议会中为他的计划赢得足够的支持。然而,从历史经验来看,议会在离开欧盟的问题上没有任何明确的意愿或决定。它只会不断敦促政府推迟离开欧盟的日期。

然而,推迟英国退出欧盟不仅仅取决于英国的单边意愿。能否获得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的一致同意是一个更关键的因素。此外,就目前局势而言,欧盟高级官员不仅对约翰逊的最新计划持否定态度,还公开拒绝接受英国对英国退出欧盟的另一次延期。

欧盟的态度不难理解,因为英国的一再推迟逐渐耗尽了各方的耐心。正如约翰逊所描述的,这个过程就像被老鹰啄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肝脏第二天会再次生长。面对一个几乎“冻结”的议会,英国未来唯一可预见的出路是欧盟宣布不同意脱离欧盟。

议会作为英国的君主,代表着国家的最高权威。当国家和民族的未来陷入困境时,议会有义务做出决定,捍卫国家主权和独立,成为国家命运的领袖。然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什么也不做、推卸责任的议会,等待着自己国家的命运由别人来决定。20世纪德国法学家卡尔·施密特(Carl schmitt)曾经说过,一个国家在面临极端情况时必须做出独立的决定,因为这是其政治存在的本质。如果它不再有决策的能力,那么这个国家就不会存在于政治中。

施密特的断言不是危言耸听。2014年,卡梅伦允许苏格兰就独立问题举行公投,从而让该国主权面临分裂的风险。这已经暴露了英国议会决策能力的弱点。尽管公投结果侥幸逃过了英国的眼睛,但隐藏的危险却无法消除,因为拥有大部分剩余欧洲人的苏格兰,威胁要在英国正式离开欧洲后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

无论英国退出欧盟戏剧如何结束,英国的政治危机都不会结束。英国退出欧盟引发的苏格兰第二次独立公投可能是另一场更大危机的开始。那时,英国议会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拖延。

今天的英国议会缺乏凝聚力,无法在二战期间在丘吉尔的领导下团结一致,也缺乏林肯式的政治领袖,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为国家统一而战。政客们只会为了各自政党的利益,在无休止的议会辩论中相互推诿扯皮。因此,无论是否达成协议,都不可能将议会从离开欧洲的僵局中拯救出来。今天的英国就像一艘没有舵的船。没人知道它会漂向何方。(编辑:蔡小娟)